您的位置:  »  首页  »  人妻偷情  »  人妻被神棍給迷姦了本站 域名www.2XBXB.com
人妻被神棍給迷姦了
小傑是我兒子,今年已經讀國中二年級了。我叫欣兒,是一個平凡的OL,留了一頭長髮,平常還有去健身房運動的習慣,所以身材保持得很好。我老公呢,他上班很忙,所以時常假日時我都不在家,我偶爾會在週末時帶著小傑出去玩,一天或是兩天的那種小旅行。事情就是發生在小傑小學三年級的時候…

那天我穿著粉藍色平口小可愛搭配白色薄紗小外套,穿著牛仔小熱褲搭配黑色細跟的高跟鞋,露出那若影若現的乳溝及香肩,跟平坦賦有馬甲線的小蠻腰和白嫩修長的一雙腿。
本來滿心期待這難得的假日,想說來個充實知識的主題展覽館之旅的,結果哪知道公車坐了反方向,來到了一個荒涼的地方。其實說荒涼也不對,因為這裡感覺像是一個農家小鎮一樣,很難得都市的邊界區也有這種復古的生活。

「媽媽~這是哪裡啊?」小傑問我
「我也不知道耶…到處走走看看囉~」
當時正是夏天天氣很好太陽又大又熱,正想找遮蔽的地方躲太陽,免得怎麼辛苦保養的白嫩皮膚可就要曬傷了。
晃著晃著看到前面有一間廟宇,門是打開著,我就想說乾脆去裡面休息一下好了,穿著高跟鞋真的不適合走路,順便上網查一下下班公車的時間及車號。

「?…好像沒有人耶…我們在這裡休息一下好不好?」
「我想看恐龍啦!!」小傑說
「唉呦~好啦好啦,給媽媽半小時好不好?不然媽媽腳很痛就不能帶你去看恐龍了喔…」
「喔…半小時喔…計時開始~」小傑認真的說
其實這間廟宇也不像廟宇,因為連一尊神像都沒有,只有一些小陶製品還有神器,感覺就是作法用的那些東西啦,我也不懂。不過那些陶器其實做的很不錯,有小孩子在放牛的啊還有讀書的,栩栩如生。
突然…
鏗啷~~~~~~有一個陶器被小傑撞下來了,掉在地上碎成一地
「侯吼…你給人家弄壞了…等下人家出來把你抓到警察局喔…」
「人家不小心的啦…」小傑擔心的說
「誰在外面?」一句台語從旁邊的門後傳出來
小傑迅速的跑到我身邊,我也嚇到了,這看起來空了大概有半世紀的屋子竟然有人。
一個大約50幾歲的女人走出來
「恩…啊你們是誰?」老女人用台語問
「不好意思啦,我們是來借坐休息一下的,我們馬上就走了啦,那個陶器…」
「休息?休息還把我們的東西用壞喔?這樣不對吧」老女人似乎是不講道理的
「對不起喔…小孩子在玩,沒注意到…」
「我要去打電話報警」老女人說完回頭走進去
「等等,請不要這樣~」我趕緊抓著小傑跟著走進去。
一進去的地方應該是客廳,有著一般的客廳樣式。長藤椅、電視。客廳的角落有個大概60歲的老先生在做手拉壞。外面的陶器應該都是他做的吧。
「他們是誰?」老先生放下手邊的工作看著我們說
「不好意思~我兒子剛剛摔壞了外面的一個陶器作品,我可以…」
「摔壞掉?破掉了是不是?」老先生站了起來
「恩…對,我可以賠錢…」
「怎麼賠!你摔掉的是哪個樣子的陶器?」老生先生氣的問
「恩…好像是一把劍的…」
「哎呀…那是神刀耶,那是很重要的東西耶」老先生像是珍貴的東西被弄壞的說
笑死我…這對夫妻根本就不正常…
「可以在做一個嘛…」
「再做一個法力就不靈了啦…兩萬八…就這個數字!」老先生獅子大開口說
「蛤…你說這樣要兩萬八…」
「不高興就叫警察來,私闖民宅看是判多少」老女人說話了
「我…我身上哪來這麼多錢啦?」
「不然還有一個方法補救,妳可以入我們的教派,就可以免你兒子一罪。」老先生說
什麼跟什麼啊…原來是個神棍,專門騙財、騙色
「入派後我需要做什麼嗎?」我問
「不需要…只需要保持著虔誠心去……」
「好了好了….我入派就好了吧?」我對這種社會敗類不想多說什麼
「好…那等等跟我到後面的空靈室…」老神棍說
天哪…還取這種鬼名字…
「媽媽…是要入什麼教派啊?」小傑問
「我也不知道耶…你看啦…不乖乖坐好..害現在媽媽那麼麻煩…」
「喔…」
「好了…小姐妳可以進來了…」老女人說
我站起來
「等一下,小孩子不可以跟進來…會乾擾靈氣…」老女人指著小傑說
「我也要…為什麼我不能進去?」
「應該不會怎樣吧…讓他進去我比較安心…」
「說不行就是不行還要講什麼?配合一點好不好?」老女人超兇的
「好啦…你乖乖在外面看電視吼..等一下出來就直接去看恐龍了好不好?」
「要多久…」小傑快哭了
「要多久啊?那個儀式…」我問
「那就看你的靈氣調配的怎樣了…」老女人說
還在胡扯…
「媽媽會很快啦…一下下就好…」
通過了窄小的走廊,轉進一間房間裡。所謂的空靈室根本沒什麼,就是一間大概5坪左右的空房子,裡面連電扇也沒有,只有一張沙發。老先生穿著黑色的長袍馬褂,盤腿坐在地上,眼睛緊閉,嘴裡念念有詞的。

「小姐,請坐在地上的那塊墊子上,面對著我」老神棍說
我坐了上去
「現在要請妳簽一份同意書。」老女人從桌子都抽屜裡拿出一張同意書
內容就是我是自願參加此教派等等的廢話,讀清楚後我也簽了字
「現在請您喝聖水…」老女人從茶壺裡倒出一杯水
殊不知這杯水早已經被下了藥…
「恩…一定要喝嗎?」我問
老女人不耐煩的看著我,沒說話。我想還是不要跟她爭辯好了,我就喝了下去。還好無色無味的,應該不會怎樣。

「好…現在請您看著牆上的聖靈,心理不要想任何東西…」老女人指著老神棍身後白牆上的一個符號
這時老神棍站了起來,拿著法器在我身邊晃啊晃的,嘴裡唸著應該是經文的東西。而老女人脫掉我的高跟鞋,露出那擦了粉色系的漂亮腳趾。便調整我的腳「來…腳盤腿坐著…」,然後走到我身後又扶住我的腰。

「好…來,放輕鬆,放輕鬆…」老女人邊說邊拿著我的高跟鞋走到旁邊
老神棍見我因為在小房間裡而滿身大汗的我,眼神看起來就像是在盤算接下來的邪惡計畫,老先生便起身先好心的怕我太熱,要我脫下白色薄紗小外套還不時的碰觸我的身體,說要調整我的坐姿。


「小姐,我看妳滿身大汗的,我拿毛巾先幫妳擦一下身體」老神棍說
「沒關係,我自己來就可以了」我順手拿走毛巾說
一開始老神棍不甘願的給我自己擦,但沒多久老神棍就搶走毛巾堅持要幫我擦汗…
「妳先在要專心盤腿、雙手放在大腿上坐著,擦汗的事我來就好」老神棍不耐煩的說
雖然感覺很奇怪,但心裡只想趕快結束這鬧劇,所以就勉強的讓他幫我擦掉猶如雨下得汗,一開始先是擦臉慢慢的確越擦越下面,還把我的衣服掀起來擦背感覺越來越不對,慢慢的擦到到了我胸前來了。

「先生,這邊不用擦了沒關係…」我邊妞動身體抵抗邊說
「不要亂動!不然儀式的時間又會延長喔」老神棍說
我聽到時間要延長,只好乖乖的坐好任由老神棍的手隔著毛巾摸著我的胸部,我臉脹紅的低著頭不時扭動身體閃躲,正想要怎麼阻止老神棍時,我的頭突然感到一陣暈眩…意識也慢慢的越來越模糊,老神棍也察覺到我身體開始左、右搖晃,應該是藥效開始發作了。

「小姐,妳哪裡不舒服嗎?怎麼晃來晃去的不然我先扶妳躺在沙發上休息好了」老神棍假好心的扶著我
當下只想趕快結束這怪怪的入派儀式,所以堅持不休息繼續完成這儀式,但是頭越來越暈意識也越來越模糊,不得已只好先中斷儀式,躺在沙發上休息…之後就昏了過去。

在昏過去之前還問了老神棍「這樣還要從新開始嗎?」
「不用,等妳睡醒了,儀式就完成了喔」老神棍色瞇瞇的說
當我還在納悶老神棍說這句話的意思時,這時老神棍更大膽的脫去我的平口小可愛,而他老婆趕快的幫忙老神棍脫掉了我的褲子,隨後準備了一台錄影機,我已經無力反抗也沒有力氣求救就這樣昏睡了。

「媽媽!好了沒…好久喔!快出來」小傑已經等的不耐煩的在門外大喊
「吵死了…把他弄走…」老神棍命令他老婆
老女人走出了房門
門一關上,老神棍就開始脫掉身上的衣、褲。過了一會,老女人回來了
「你們小聲一點…小孩子說一定要在門口等…」老女人邊說邊架起錄影機架錄影
聽完後老先生就跨跪的坐在我的身上,粗魯的扯下了我的內衣,雙手不斷搓揉著我那白裡透紅的胸部,吸著粉紅的奶頭不時還用手指挑逗,而我被突如其來的刺激給弄醒了。

我虛弱的說不出話來發出「嗯…亨…嗯」的聲音
老神棍看見我很像有意識後激動的,繼續用他那滿嘴菸臭味的嘴親吻我的嘴唇,還將舌頭伸進我嘴裡攪拌,另一隻手將手指伸進嘴裡撈出我的舌頭不斷吸舔,老先生還變態的舔了我全是汗的上半身。

我想應該是老神棍太久沒碰過年輕的女人,所以特別的激動吧…
老神棍把被下藥後全身無力的我扶起來坐在沙發上,把我的兩腳掰開呈現M字形後,就把頭埋進我的兩腳中間,先是聞了一下後,在用手撥開我那紫色蕾絲內褲挑逗我的陰蒂、陰唇。

「這穴真的是生過小孩的穴嗎?!!怎麼還是又嫩又粉紅」老神棍不敢相信的說
他老婆有點生氣的繼續錄影,邊隨時注意門外的動靜
老神棍隔著內褲舔著那又嫩又粉紅的陰唇,舌頭連內褲一起頂進陰道內上下、左右的動著
「嗯…哈啊…啊…嗯」我受到刺激的呻吟著
被刺激的身體讓小穴不斷流出蜜汁,在加上老神棍的口水已經讓內褲濕了一大片。
而我視線還有點模糊,意識也比較清楚了,手也可以慢慢的抬起來反抗。
我一手想遮住已經因為被弄濕而變透明的小穴,另一隻無力的手想推開老神棍的頭,雙腿夾緊想要阻止他的動作,但還是敵不過老神棍的力氣,一把就把我的手給撥開。

「老婆,過來把她的腳綁在沙發椅腳上,再抓住她的手」老神棍命令他老婆
老婆繞到沙發後面,兩手抓著我的雙手,我不斷扭動想掙脫
「你放開我…你幹什麼…救命啊…」我喘氣的說
老神棍掰開雙腿後,繼續不斷的猛吸猛舔
「啊…………」我虛弱的呻吟著
老神棍突然站了起來
我看著老神棍手握著那已經興奮到硬挺的肉棒,雖然沒很長,但是很粗上面佈滿了青筋,另一手出魯的扯破內褲。
我嚇得搖著頭喊著「不要…不要過來…求求你不要過來」
突然老神棍強行舌吻了我,讓我無法喊出聲音的只能「嗚…嗯…」的叫著
而老神棍慢慢將下半身靠近了我的雙腿間,一手扶著堅挺又粗的肉棒,一手摸著我的小穴,好讓他知道小穴的方向
「嗚……嗯…哈啊…」我掙扎扭動身體反抗
老神棍的肉棒頂到我的陰道口,就整個身體貼了上來,讓我無法扭動掙脫
「乖乖的,不要再反抗了,我會溫柔一點的…嘿嘿」老神棍奸詐的笑說
老神棍握著肉棒在陰道口不斷上下來回磨著,突然…
「啊……哈啊……哼嗯…嗯…」一根陌生人的肉棒就頂進我的陰道裡,但是實在太粗了只有龜頭頂進陰道裡
「啊……好痛…快停下來…求求你快停下來」我甩開老先生的嘴哀求著
老神棍完全沒有理會我的哀求,更用力的往前頂,但因為陰道實在太緊又把肉棒抽出來了一點
當我感到不再那麼痛,想說老神棍打算放過我時
老神棍突然更大力的一頂,把整根很粗的肉棒就這樣無預警的頂進陰道裡
「哈啊…呼……呼…好爽!沒想到生過小孩的小穴還是怎麼緊啊」老神棍趴在我身上喘著
「好緊、好窄,陰道不斷吸附、包覆著我的肉棒」
老神棍把肉棒頂進我陰道後沒有馬上抽動,而是欣賞我那突然因疼痛酥麻,頓時叫不出聲的表情
「啊…哈啊…好痛…哈啊…啊…嗯…」我瞬間痛的飆出眼淚
老神棍的動作很野蠻,開始猛烈的抽送,每一次都頂到我的子宮口,完全沒有理會我的哀嚎
「啊…哈啊…不要…嗯啊…快停下來…」我求饒著
我泛著淚一邊掙扎時,透過眼睛佈滿的淚水,模糊的看著那正在我面前,用那粗大的肉棒強姦我的老頭,他的臉上已經是皺紋密佈了,瘦瘦的身軀,全身脫的金光。

「嗚……」因為不斷抽送的刺激,全身已經癱軟的坐在沙發上,也不再掙扎的扭動身體
老女人見我無力反抗的樣子,就慢慢鬆開了我的雙手,雙手就這樣沒有出力的自然往下掉落
「這樣才乖麻…一開始乖乖的,不就不會那麼痛了嗎?!」老神棍邊抽送邊說
「嗯亨…嗯…嗯…啊……哈啊…」我不斷喘氣呻吟著
「啊……啊……嗯哼~~~~~~~」我對這刺激開始有了反應,從頭到腳開始顫抖抽蓄起來…
老神棍得意的邊抽插,邊欣賞我被他幹的時候,因為高潮而顫抖的樣子
「哈啊…啊哈…啊……受不了了…我要射了」老神棍雙手抓著我的腰,猛力的來回抽動
「哈啊…不可以…啊…不可以射在裡面…求求你…啊…不要啊…嗯…會懷孕的…」我雙手想要推開老神棍
但是老神棍整個身體壓在我的身上,怎麼推也推不開
「嗯…嗯…哼………嗯嗯…啊…」躺在我雙峰裡的老神棍也不停的抽蓄,抓著我腰的雙手突然緊捏了一下。
接著感覺到熱熱的東西還是噴了進來,而我崩潰的癱軟的坐在沙發上,眼角流下了淚珠。
老神棍這時還不打算拔出來的樣子,精液從肉棒裡不斷的灌進子宮內,慢慢的感覺我的子宮被灌到腫脹了起來。
老神棍將全身的重量壓在我身上,我被壓的有點喘不過氣了起來,終於,老先生才緩緩的起身…
這時老神棍還沒打算拔出他的肉棒,老神棍看我眼角泛淚的臉,楚楚可憐的樣子,又抓著我的腰用力的再頂幾下,然後肉棒又在小穴內抖動了幾下,將肉棒內剩下的精液全射了進去。
「快點拔出來,不要再射進來了,拜託…」我流著眼淚求饒的看著老神棍說
老神棍才緩緩的把射完精液,而癱軟的肉棒拔了出來,老神棍喘著氣疲累的坐在我旁邊休息。
我依舊坐在沙發上發楞…眼睛看著從自己陰道裡緩緩流出的精液…還帶著粉紅的血絲,原來是老神棍太粗魯硬插了近來,陰道口有撕裂傷。

「恭喜妳啊…成為我們的一員…」老女人拿著一疊同意書說
「那些…都是都被『強姦』過的…?」我邊啜泣的問
「什麼『強姦』說淨身啦…對啊,這些都是被淨身過的信徒喔…不過啊,小姐妳在所有信徒裡最漂亮的喔…」老女人說
聽到這裡,我已經沒有任何感覺,腦子一片空白。
無力的我就這樣再度昏睡了過去……
老女人開門出去後,小傑從門縫驚訝的看到全身赤裸的媽媽,坐在沙發上睡著了,而讓小傑更驚訝的是旁邊坐著一樣赤裸的老先生。
不知睡了多久……
「嗯…嗯…哼……」我被身體下面傳來的陣痛給痛醒了
「小姐,妳醒了啊!……哈啊~~~呼……」老神棍趴在我身上抽動著
「我…睡了多久?……不行…快停…嗯…我要回去了」我喘氣的求饒
老神棍就這樣強姦了我好多次…直到晚上七-八點才肯放我回家
我穿好衣服後整理一下,擦掉因為流淚而花掉的眼妝,我若無其事的打開門,看見坐在客廳看著恐龍卡通,吃著東西的小傑
「媽媽!好了喔?」小傑問
「對啊…抱歉…時間怎麼晚了,媽媽改天再帶你來看恐龍吧~」我說
「嗯嗯…走吧……我們回家吧…」小傑隱藏不住自己的情緒說
當天的晚上我就帶著小傑去一家醫院拿藥…
不過事後小傑時常問我進去房間後的情況時,我只跟他說了一開始進去,老先生要我盤腿坐在地上,跟在我旁邊念聽都聽不懂的經文,就臉紅的不敢再繼續講下去…
不管小傑在怎麼追問,我都不敢說出之後所發生的事情,我還要小傑千萬不要在他爸爸面前提到我們那天出去玩所發生的事。
之後還不斷接到老神棍打來,拿影片威脅我要回去那間廟淨身的電話……就著樣每當假日老公不再家時,都會帶著小傑回去那間小廟找那位老神棍。